lllllllllllllll

我的熊好软啊(●—●)

他睁开双眼,眼前的脸是带着血液的。

可以清楚的看到,殷红的液体顺着脸廓缓缓划下,眼睛是灼热的绛红。但是嘴角却微微上扬,安若的仿若盛开三月的樱花。

“结…结束了。”

面前的人,缓慢的抬起双手捧着他的脸。被他刺进去的锋利的剑,悄无声息的更加彻底的穿透那人的心脏。

头垂下,风吹过,几缕挑出来的头发被扰的很乱。


有人双手合十闭着眼睛虔诚的在祈祷,黑夜里的月光被浓浓硝烟覆盖,远征的人听不见。

有人在夜晚里低低吟唱,悲伤的旋律婉转,感染了奔腾不息的河流。

所以冰霜把时间定格,水不再流淌,月光凝固成杀人的剑,枝桠下停留的是被乌鸦垂涎的呜咽。


我们应该感谢吗。

看着新生的婴儿就看到了他沧桑的模样,

藤蔓断成两截。

没人在意的哭泣的花,在给受伤的人轻轻的表白。

面前的脸颊淌着鲜红的液体,瞳孔里什么都没有。

空洞到麻木都被迫窒息。


可是他还是会行走,血液浸染了一路的风和雨水,在两颗不会相爱的星球之间,路径两边是熟悉的树。

很多很多人不会再有呼吸的身体被丢弃在路边,他却只看到一个人在路径的尽头对他微笑。

那个人转过脑袋,竖起食指抵在嘴唇,肃杀的空气止不住将要溢出的笑意。

冷冽的风将绑在剑上已经弄脏的绑带吹起。

他刚要说什么,随即那双手就伸了过来。那双手温柔的绕上他的脖颈,耳边温柔的气息宛如恋人的窃窃私语。

“你好啊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4)